林光明教授

《阿彌陀佛四小咒》

本欄因空間有限,每次只能少量介紹一些有關咒語的觀念,繼前幾期的阿彌陀佛長咒(即往生咒)之後,本周起,將以二次的篇幅介紹四個阿彌陀佛短咒:

一、心咒
二、心中心咒
三、一字咒
四、藏傳的心咒

密教中同一本尊的咒語,依內容之長短,通常分為大咒、中咒、心咒三種,或稱為長咒、中咒、短咒;也有人稱為根本陀羅尼(又稱根本咒、或大心咒)、心真言(又稱為心咒、或心祕密咒)、及心中心真言(又稱心中心咒、隨心咒、或隨心真言)。

所謂根本咒:是指諸尊中最詳細完整說明其內證本誓功德之陀羅尼。在阿彌陀系咒語裏,指的就是述說「阿彌利哆(甘露)」四次的《往生咒》(又稱四甘露);甚至十次的〈阿彌陀如來根本陀羅尼〉(又稱十甘露咒)。所謂心真言:是指大咒之心要。所謂心中心真言:是指大咒最心要部份之真言。不過這種分類法並不非常明確嚴謹。

通行漢地的長咒型《往生咒》雖只有59個漢字,對有些人來說還是長了一些。雖然我常鼓勵大家要儘可能學會完整的「根本咒」型《往生咒》,但對一些實在無法背誦長咒的讀者,也常建議他們念只有幾個漢字的〈心咒〉。

《心咒》解讀與結構解析

一、心咒
梵文羅馬拼音:oṃ amṛta teje hara hūṃ
簡易羅馬拼音:om amrida deje hara hum
傳統漢字音譯:唵 阿蜜 多 帝凈 賀囉 吽
簡易漢字音譯:唵 阿蒙利塔 貼傑 哈拉 紅

此咒在《大正藏》中,有多種漢字音譯本。此處選用經號930的〈無量壽如來觀行供養儀軌〉。梵文取自嘉豐出版社的八田幸雄《真言事典》漢譯本第39號咒。另可參見《新編大藏全咒》第15冊第355頁第24咒。

關於此咒的功效,大都是「誦滿十萬遍,得見阿彌陀如來,命終決定得生極樂世界。」但在《大正藏》經號946號的《大佛頂廣聚陀羅尼經》中,則說:「此咒誦滿百千遍,阿彌陀佛自身現來……。命終之後,生極樂世界蓮花化生,……若求願者,皆得成就。」一個是十萬遍,一個是百千遍,可見後者較簡單也較易達成。

《阿彌陀佛心咒》在日、韓兩國,持誦者頗多,但在漢地使用的情形較不多。又,本咒以 hūṃ 做結尾,這是 svāhā 以外,另一種常見的咒語結尾語。amṛta 是阿彌利哆,意思是甘露;teje 是威光;hara 有運用、消除、移走等意思。

《心中心咒》解讀與結構解析

二、心中心咒
梵文羅馬拼音:oṃ amṛte hūṃ hūṃ
簡易羅馬拼音:om amride hum hum
傳統漢字音譯:唵 阿蜜栗底 吽 吽
簡易漢字音譯:唵 阿蒙利貼 紅 紅

此咒的傳統音譯,取自《大正藏》946號《大佛頂廣聚陀羅尼經》。本咒最後連用二次的 hūṃ,是另一種型態的結尾語。此外,據《新編大藏全咒》第13冊第567頁所載,《佛說持明藏瑜伽大教尊那菩薩大明成就儀軌經》中有咒名為:甘露軍茶利心大明,其簡易羅馬拼音為:oṃ amṛte hūṃ,較此心中心咒少一 hūṃ 字,此咒在《大正藏》中也多處可見。

傳統上,漢人多半持根本咒,較少持心咒或心中心咒。然而對時間有限的現代人而言,持心咒或心中心咒也許是個值得推廣的觀念,因為它簡短,讓忙碌的人比較容易持誦。所以如果時間有限,例如在上、下班的途中,甚或心煩不易持長咒時,我建議不妨改持心咒或心中心咒等短咒,依我的經驗,常會有意想不到的好結果。畢竟有持總比沒持好,散心念總比不念好。以下我們繼續介紹兩個阿彌陀佛短咒:一字咒及藏傳心咒。

《阿彌陀佛一字咒》解讀與結構解析

三、阿彌陀佛一字咒
梵文羅馬拼音:hrīḥ
簡易羅馬拼音:hrih
傳統漢字音譯:𠶹哩
簡易漢字音譯:喝立

所謂一字咒,通常就是以種子字為咒。種子字的觀念是指用一個字(音節)來代表一位本尊,就像年輕人用英文的 T 簡稱 Tony,或 J 簡稱 Jennifer 一樣。

此處的傳統音譯,取自《大正藏》1956號的《密咒圓因往生集》。該書舉《大樂金剛三昧經般若理趣釋》說:「𠶹哩字具四字成一真言」。所謂「具四字」是因梵文是一種組合型的表音文字,此字由 h, r, ī, h 等四個字母組成。同書中又說:「若人持此一字真言,能除災禍疾病。命終已後,當生安樂國土,得上品上生。此一通修觀自在心真言行者,亦能助餘部修瑜伽人也。」由此可知一字咒的功效。

一字咒hrīḥ的各種字體

 

理論上,所有的種子字都可以用來建構該對應本尊的一字咒。由於 hrīḥ(𠶹哩)是:千手觀音、大威德明王、如意輪觀音、忿怒月黶菩薩、法波羅蜜菩薩、金剛法菩薩、阿彌陀佛、青頸觀音、聖觀自在菩薩等多位的種子字,所以在漢地、日本與西藏幾乎到處可見。關於諸尊所對應的種子字,嘉豐出版社即將付梓、內容近千頁的《諸尊種子字集》,即是以種子字為主軸,詳細介紹各種子字所對應的尊像與咒語,有興趣的讀者,不妨拭目以待。

關於咒語所使用的字體,在中國唐代與日本使用悉曇字;宋代與韓國使用城體字,元明清時代與西藏的高級裝飾,使用蘭札字;一般藏傳地區用藏文。附圖為悉曇、城體、蘭札與藏文的 hrīḥ 字型例。

《藏傳阿彌陀佛心咒》解讀與結構解析

四、藏傳地區的阿彌陀佛心咒最常見的內容如下:
梵文羅馬拼音:oṃ amideva hrīḥ
簡易羅馬拼音:om amideva hrih
簡易漢字音譯:唵 阿密得哇 喝立喝
通行藏文發音:om amidewa shi

oṃ 是咒語中心內容常見的起始句。

amidheva 一字來源不明,我請教過多位藏傳老師,大部份皆認為此咒來自伏藏。我的好友黃英傑金剛阿闍黎在今年九月薩迦法王來台時,幫我問遍各方高人,結果他們多半認為 ami 是無垢之意,dheva 是 deva,即天之意;因此 amidheva 應是無垢天。尼泊爾名佛教學者釋迦教授 (Prof. Min Shakya) 則認為 ami 是 amita 的簡稱,因此意為無量天,不過此二說皆待確認,在此僅供參考。

本咒最後的 hrīḥ 同上述一字咒,如上所說它是阿彌陀佛與觀世音等諸尊的種子字。此字最好唸成 hrīḥ,漢譯常做𠶹哩(二合) (hri);此字藏傳常唸成嘻或啥 (shi)。

藏傳所以如是發音,是因藏文有兩種字母系統:對佛教經咒來說,一種是用來書寫經文的30字母系統,另一種是用來轉寫梵文咒語的50字母系統。由於通曉50字母系統的人並不多,因此在看到 hrīḥ 這種用50字母系統書寫的咒語時,大部份人會採用30字母系統的發音法,而將 hrīḥ 音唸成 shi 音。有關藏文咒語的發音問題,我在第三屆佛光佛學會上將有一篇專文討論,探討藏文的 padme 念成 beme,vajra 念成 beja 或 banja,而 svāhā 念成 soha 等問題,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考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搗蛋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